读娱

注册 | 登录

不温不火的《手可摘星辰》,森林影画摘的是哪颗星?

看法

真嗣 真嗣 2020-03-17 01:15

导语 《手可摘星辰》是标准的“穿越”题材剧,只是穿越的工具变成了游戏……

不温不火的《手可摘星辰》,森林影画摘的是哪颗星?

文|真嗣


“电子游戏,一个全球年产值超八千亿美元的巨型行业……”


这是近期芒果TV独播剧《手可摘星辰》首集的画外音台词,出口就让读娱君猛然一惊——原来游戏产业规模已经如此庞大了?翻阅资料,SuperData的的全球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游戏产业规模为1201亿美元。要说是未来时代,但剧里的各种设备又都是当代的,这个数字换算成人民币,倒是与剧中的八千亿差不多。所以到底是美元听起来好听,还是第一集就把货币单位给弄错了呢?


1.png


“乙女游戏+穿越+沙雕”组成的的小成本剧

用游戏产业做开篇,这部剧肯定得跟游戏有关系。该剧改编自小说及网络人气漫画《深宫丑女》,讲述了现代“职场菜鸟”历夏被困游戏世界,意外与“猫系”皇帝杨墨相遇的爱情故事。女主角历夏在游戏公司工作,作为内测玩家进入了新游戏,还赌气选择最高难度从脸上有疤、专职倒夜壶的宫女角色开始,但进入游戏后,历夏却因为bug被困在游戏世界中。


显然现实中没有任何游戏能够达到《手可摘星辰》剧中的效果——一旦进入就是另一个现实世界,比《头号玩家》中的虚拟现实世界更逼真,堪比《黑客帝国》中的矩阵。但剧中的道具、场景设计却非常随意,历夏戴上一个VR眼镜就陷入“昏迷”状态进入游戏,比脑后插管的未来科幻世界还科幻。


2.png


剧情显然并不打算深究剧中游戏的原理,女主游戏里自己吐槽“我司已经有这样的黑科技了?”随后就进入了爱情主线。


单集结束,还有鸡汤抚慰:“当我们对现实不满时,我们逃进了游戏,当游戏玩不下去的时候,我们又想逃回现实,其实我们最想逃开的,是那个没有勇气直面的自己,那个软弱的、自卑的、低配的、不完美的自己。”


不同于2019年出现的多部电竞题材剧,《手可摘星辰》显然是标准的“穿越”题材,只是穿越的工具变成了游戏而已。在看过几集后,读娱君认为《手可摘星辰》既可以说是粗糙、尴尬,也可以说有不错的笑点和“沙雕”气质,是不需要动脑子的下饭剧。看不看得下去,主要取决于在于受众自己的喜好。


3.png


设定上《手可摘星辰》有橙光乙女游戏+穿越+沙雕的多元素集合,是一个“认真你就输了”的小成本乙女向网剧,原本就不是为直男群体准备的。


从开播成绩来看,该剧目前总播放量为1.7亿次,前四天就占了近1亿,本周再次更新后播放量仍在一千多万徘徊,未有大幅上升,基本为芒果TV另一部在播新剧《时光与你都很甜》的一半左右。这部剧显然离火爆、出圈有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手可摘星辰》由北京森林影画文化传媒、北京森影好时光文化传媒、九月光合(北京)动漫文化传播、霍尔果斯国韵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大晟时代文化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出品。


森林影画略有名气的作品当属2016年播出的玄幻推理网剧《妖出长安》,号称是“妖系列”的首部曲,但几年过去杳无音信,妖系列成了空谈。森林影画的其他剧集几乎没有掀起什么波澜,2016年“李现早期作品”《翩翩冷少俏佳人》;2017年网剧《拜托!别黑我!》蹭上了网络直播的热点话题,但也是默默无闻;2019年承制了主旋律剧《启航》在央视播出,但在去年大量的优秀献礼剧也泯然众人了。


在网络电影逐渐兴起后,森林影画又制作了两部网络电影《这个保安有点彪》,豆瓣评分3.7,平台上的播放量上下两部为6697万和3841万左右,表现尚可。


WX20200316-202447.png


不难看出,小成本制作是森林影画的主要方向,有追热点的意识,但出黑马的概率显然不高。《手可摘星辰》女性向游戏穿越题材受众明显,但从一开始就没有超出同类型题材的野心。且受制于成本,该剧也未能将虚拟现实游戏这一特色打造出任何耳目一新的视觉创新,仍旧停留在一贯的穿越、谈恋爱、宫斗的剧情之中,值得一提的看点就只有剧情的沙雕、搞笑了。


同质化严重,乙女向游戏穿越剧有很大进步空间

但同样的题材、类似的要素结合,其实早有许多作品出现过——改编自橙光游戏的《绝世千金》也是讲述宅女穿越到游戏世界里寻找真爱;《惹不起的殿下大人》中男友代言古风游戏被困,青梅竹马的女友进入游戏却带入反派角色,这两部网剧均在2019年上线。再往前,2018年的《我家徒弟又挂了》、2017年《拜见宫主大人》、2011年的《剑侠情缘之藏剑山庄》……


宅女设计师、游戏测试出问题被困、返回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爱情的矛盾……《手可摘星辰》《惹不起的殿下大人》《绝世千金》《我家徒弟又挂了》几乎是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前期设定,同样的套路,穿越的情节也都一致设计得非常简略,就连服化道都差不多的廉价风。


WX20200316-220613.png


《手可摘星辰》《惹不起的殿下大人》等剧,从剧情风格上来说都与“橙光游戏”的热门题材相似,《绝世千金》更是直接由橙光游戏改编而来。


穿越到古代、各色王爷、皇帝围绕身边等待攻略,影视剧中的宫斗剧情等着你解锁,“造梦”的强沉浸度和代入感让人欲罢不能。以橙光游戏为代表的古风乙女向作品成为了国内的独特风景,因为可供男性选择的游戏非常广,但这样专为女性打造的游戏此前却不多。AVG文字游戏的形式非常适合改编成动画、影视作品,也有了更多开发可能。古风游戏穿越的各种玛丽苏剧情,也让游戏穿越成为网文小说的热门题材之一。


显然,这些网剧所立足的基础,与《头号玩家》《勇敢者的游戏》《名侦探柯南:贝克街的亡魂》之类国外的虚拟现实、游戏穿越类影视作品完全不同。如果说后者是男性玩家的传统游戏视角催生的影视作品,国内的这些游戏穿越剧则几乎都是建立在乙女向题材上的。


但限制国内游戏穿越剧更好的,同样也是这种“橙光游戏式”的理念——搭建一个无需太多考究的古风世界,凑搭上甜宠爱情、猫系或犬系的人设,宅女的主角叙事视角,来来回回的玛丽苏剧情,一部作品就出来了。


其实立足于乙女向的游戏穿越并不是什么问题,只是一拥而上的改编思路过于重叠和丧失创意,才让这个题材没有展现出应有的活力。


2018年韩国《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可做参考,同样有着游戏与现实的穿越戏码,但在爱情、奇幻的要素之外,也有着悬疑、商战种种多元元素,更有着只属于游戏这一概念的世界观塑造和虚拟现实概念的深层次思考,成为先锋式的作品。


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jpg


游戏概念的多元不仅是一个让人自我安慰的虚拟世界,在所谓逃避现实、寻找真爱又回到现实的主题之外,未必不能有更多延展性。当然,这种野心也需要相应的实力去实现,在当下的创作、市场环境中,有没有人愿意去做同样是问题。


*原创文章,转载需注明出处


网站文尾图.jpeg



用户评论

我

游客

社交账号登录:

发表

扫描二维码,关注读娱公众号

相关阅读

×

×

请激活账号

为了能正常使用读娱的评论、编辑功能及以后陆续为用户提供的其他产品,请激活账号。

您的注册邮箱: 修改

重新发送激活邮件 进入我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激活邮件,请注意检查垃圾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