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娱

注册 | 登录

经纪人、训练生接连涉案,乐华娱乐一纸声明“割席”却难辞其咎!

看法

若谷 若谷 2020-02-15 01:07

导语 从娱乐公司训练生,沦为因诈骗入狱的阶下囚,黄智博这一非典型案例让人唏嘘,乐华娱乐一纸声明“割席”却难辞其咎。

经纪人、训练生接连涉案,乐华娱乐一纸声明“割席”却难辞其咎!

文 若谷



近日,浦东警方成功侦破一起以“卖口罩”为由进行诈骗的案件,远在广东的嫌疑人黄某某行骗28万余元,民警将其抓拿归案。


1.png


原本以为这一案件是当下众多“口罩案”中的一起,但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黄某某是乐华娱乐原训练生、《以团之名》第一季星耀班成员黄智博,还未尝到出道走红的滋味,就因一时贪念身陷囹圄,将自己的演艺生涯画上了一个充满缺憾的句号。


线上线下两副面孔,

深陷囹圄二战无望


黄智博在逐梦演艺圈的道路上并不顺利,曾辗转在Bighit、cube等多家韩国娱乐公司,最后成为了乐华娱乐公司的训练生,与韩庚、王一博、孟美岐等艺人同属一家公司。


2018年底,黄智博和公司其他7名训练生一同参与了《以团之名》的录制,在节目中,首次评星为三颗星,后续也展现舞蹈等方面的能力,一起参加节目的成员对他评价是“私下很调皮,没有表面那么乖。”


2.jpg


在《以团之名》第一季节目中未能成功出道的黄智博,原本要在今年的《以团之名》进行“二战”,但受疫情的影响,节目延期录制,他回到了老家。


3.png


黄智博的最后一条微博停留在2月4日,参与了#手写加油接力#的抗疫行动,称“抵抗疫情,我们一起努力、一起守护、一起加油。2020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还@了同公司的艺人胡文煊。


4.png


殊不知,在线下,并无口罩货源的黄智博在网上以卖口罩为由头进行诈骗,最终被浦东民警在其广东家中捉拿归案。



根据2月8日上海公安部门发布的消息显示,警方将黄智博的这一违法事件定性为利用疫情以“卖口罩”为名实施的系列网络诈骗案,涉案金额达28万元,将面临刑事处罚。


诈骗案量刑标准一般以涉案金额为参照。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显示,诈骗公私财物价值三千元至一万元以上、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上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黄智博此次涉案金额达28万元,属于数额巨大。


除了涉案金额作为量刑标准外,还要以案件自身的情节、性质作为参照。例如,通过发送短信、拨打电话或者利用互联网、广播电视、报刊杂志等发布虚假信息,对不特定多数人实施诈骗的,诈骗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医疗款物的,可以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酌情从严惩处。


根据已公开的信息显示,黄智博通过在贴吧等渠道发布口罩售卖信息,与他人进行交易,但手中并无口罩货源可发,还将受害人从上海骗至扬州取货,属于发布虚假信息,对不特定多数人实施诈骗,满足酌情从严惩处这一条件。


不仅如此,在此次抗击疫情的过程中,医用外科口罩、N95口罩是必备且相对稀缺的医疗物资,属于医疗款物。根据所公开的聊天记录显示,并未具体显示其交易口罩的所属类型。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后续的案件审理中,黄智博在此次以“卖口罩”为由头的虚假交易中,所售卖的口罩是属于医疗类的口罩,还是一般日常用的普通口罩,这一定论将对其最终量刑也会有所影响。


刑法第266条规定: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目前,网络上有传言黄智博面临8-10年的刑罚,最终结果还以法院公布为准。


该事件发生之后,网友对其行为进行指责,亦有惋惜——


7.png


同时,也有部分人将矛头指向了黄智博原经纪公司乐华娱乐。


8.png


乐华员工、训练生接连涉案

难掩公司内部管理缺位失职


黄智博被捕的消息于昨日(2月13日)晚间爆出。


9.png


当晚,乐华娱乐发布严正声明,表示已与黄智博解除合同,针对该事件对社会造成的恶劣影响表示歉意,一切情况以警方披露信息为准,并称黄智博此举严重违反了训练生合同及管理制度规范,学艺先学德,强烈谴责利用疫情扰乱社会秩序的违法犯罪行为。#黄智博#、#乐华娱乐声明#也登上了微博热搜。


10.png


此次黄智博诈骗事件是乐华娱乐旗下相关人员第二次涉案了。早在2019年12月26日,在乐华娱乐曾担任王一博、程潇等艺人的经纪人康雯因经济问题配合警方调查,乐华娱乐第一时间内发表严正声明,公司将积极协助警方的调查并配合后续处理。


11.png


自乐华娱乐官博开通以来,共发布了21条以“严正声明”为文案的内容。面对负面新闻,乐华娱乐习惯性地以“严正声明”对外撇清关系,在第一时间与涉案人员划清界限。但双方关系的切割,并不代表乐华娱乐无过错。公司员工、训练生接连涉案,或是暴露了乐华娱乐在公司员工、训练生管理上所存在的问题,间接“成就”了员工、艺人的犯罪行为。


此次黄智博线上支持抗疫,线下却涉嫌卖口罩诈骗,线上、线下两幅嘴脸,罔顾个人前途与形象,缺少作为公众人物的社会责任感,也一定程度反映出乐华娱乐在训练生的道德养成上所存在的缺失。读娱君还注意到,警方发布的消息里称黄智博为无业人员。从黄智博的微博来看,在参加完《以团之名》之后的时间里,没有发布过任何通告相关的宣传,大都处于“失业”的状态。


12.png


从目前舆情来看,黄智博事件对乐华娱乐的口碑造成了极差的影响,对于其在训练生养成的管理上存疑。有网友质疑乐华娱乐不给未出道的训练生发工资,促使像黄智博这样家境普通的训练生铤而走险。


13.png


“公关无作为,推团割韭菜,粉丝提款机”、“不走花路,走钱路”……这些是粉丝对于乐华娱乐的总结。一位资深饭圈女孩告诉读娱君,“在她们饭圈眼里,乐华是一家只有星探在上班的公司。”


乐华娱乐此前在诸多方面的不作为,各类“出格”的操作而遭粉丝诟病,所埋下的隐患也一一显露。总的来说,此次黄智博诈骗事件,公司本身也难辞其咎,在训练期间重视舞蹈、表演、唱歌等技能,轻德育教养,在疫情期间未对训练生进行合理的培训规划以及有效的监督,放养训练生导致闯下“塌天大祸”,事发之后紧急“割席”却也终是覆水难收。


娱乐行业低准入门槛,

新生代艺人参差不齐


如今,疫情当前,我们正被韩红带领基金会募集资金、陈伟霆出国找物资、胡海泉人肉带口罩回国等艺人支援抗疫的相关新闻感动时,黄智博以卖口罩之名进行诈骗实在令人唏嘘。


在偶像养成的风口之下,新生代艺人的负面新闻时有发生。前TF家族成员、2004年出生的陈玺达早在2018年10月因违反规定谈恋爱被公司开除,后续还爆出私联粉丝大量借钱、向黄牛出卖队友的私人联系方式获利等负面新闻。


去年9月2日,原芒果TV艺人刘露因大闹高铁站,被警方采取强制传唤,处以行政拘留5日。半月后,刘露发文道歉,之后所属经纪公司芒果TV发布声明,与刘露解除艺人经纪合约。


14.jpeg


除此之外,刑昭林、胡一天、漆鑫培等新生代艺人在凭借剧集作品出名之后,也都先后爆出过往情感的“黑料”,精心构建的完美人设在公众心中瞬间崩塌。


从刘露的高铁事件、当下的黄智博涉嫌口罩诈骗案等公共事件,再到部分新生艺人的私人黑料,这些都真实展现了当下演艺行业新生代艺人在道德水准上的参差不齐,这与当下大量上学阶段的未成年人签约经纪公司做练习生有关。


当下,练习生管理体制尚未有明确的学历要求与学习时长、环境的监管,更多的是依靠行业自觉和艺人的自我约束。


比如,部分经纪公司会提供资源以及资金供其就学。例如,原际画为公司签约的外地练习生提供了上海重点学校等教育资源,但演艺事业与学业之间依然是难以兼顾。旗下签约的练习生何洛洛在参加《创造营2019》时,总决赛与高考撞期,最终放弃高考、高位成团出道。


近年,乐华娱乐等经纪公司吸收了中韩两国的优势,在内地形成了一个较为系统化的偶像体系,成功推出了王一博、孟美岐等艺人,但也因旗下练习生的教育、学历问题一直处在风口浪尖之上,部分艺人因写错常用汉字还被贴上“九漏鱼”(九年义务教育漏网之鱼)的标签。


虽说个人道德水平与学历高低并非绝对的正向关联,但个人价值观体系的构建与学校教育有着密切联系,亦给文娱行业输送新人的经纪公司和练习生敲响警钟。此次黄智博的事件,无疑又给自身增加“黑料”,这也警示着各大经纪公司在偶像养成上,将“学艺先学德”落到实处,而不是东窗事发后的“保命标语”!


*原创文章,转载需注明出处


网站文尾图.jpeg



用户评论

我

游客

社交账号登录:

发表

扫描二维码,关注读娱公众号

相关阅读

×

×

请激活账号

为了能正常使用读娱的评论、编辑功能及以后陆续为用户提供的其他产品,请激活账号。

您的注册邮箱: 修改

重新发送激活邮件 进入我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激活邮件,请注意检查垃圾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