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娱

注册 | 登录

主流与独立的边界在弱化,由你数据又一次揭示了音乐市场的新动向

看法

林不二子 林不二子 2020-01-15 00:39

导语 整体来说,透过由你音乐榜的数据不难发现,音乐这一内容其实还有很多待发展的空间,在已经到来的2020,我们应该继续抱...

主流与独立的边界在弱化,由你数据又一次揭示了音乐市场的新动向

文 | 林不二子


每年的年末,都是大牌歌手最爱发歌的时节,在2019年第四季度,周杰伦、林俊杰、吴青峰、萧亚轩、华晨宇、李荣浩等歌手的相继发歌,让我们的音乐市场再次迎来了歌迷的狂欢。而随着大牌歌手在音乐作品类型上与玩法上的不断突破,也为我们的市场带来了不少新变化。


通过由你音乐榜发布的《Q4华语数字音乐行业季度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读娱君也看到了一些市场与行业的新趋势,这其中或许有不少超出你我想象的成果与现象,且看我们一一道来。


主流歌手与独立音乐人的边界在弱化


在2019年的第四季度,有一首超出大众预期的音乐作品,就是陈伟霆对《野狼disco》的翻唱,让这首曾在第三季度流行于网络的歌曲,有了更纯正的“港味”,也为《野狼disco》的热度又续了一个季度。


陈伟霆.jpg


其实,我们的市场上早就有了知名歌手翻唱网络流行歌曲的成功案例,当初李宇春翻唱了来自B站的《普通disco》,就促成了一次二次元与三次元的“破壁”,而这一次陈伟霆的翻唱,则更明确地让读娱君意识到,如今,主流歌手与独立音乐人的边界正在弱化。


首先,除了大牌歌手会开始关注独立音乐人的作品并翻唱外,主流艺人、歌手们也越来越喜爱与独立音乐人合作。比如在去年第四季度,李宇春就与因综艺而出名的独立音乐人click#15合作打造了《野望》,演员宋佳也参与了Tizzy T新歌《天顶一颗星》的和声。


野望.jpg


这些翻唱与合作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独立音乐作品的品质与话题度,都在向主流歌手的标准靠拢,主流歌手希望借助独立音乐人的影响力,打开新的市场空间,又或者是通过合作拓展出自身的音乐发展新方向。


而第二点边界在弱化的现象,则在于越来越多的主流歌手、艺人,开始尝试参与自己音乐作品的制作,这一点曾是独立音乐人区别于主流歌手的最明星差异之一。


在2019年第四季度发新歌的主流歌手中,除了周杰伦、林俊杰、吴青峰等原本就带有创作标签的歌手外,萧亚轩也成为了自己新专辑《当你和心跳一起出现》的出品人及创意总监,提供了一些自己在音乐及视觉上的想法。而像是以偶像身份出道的王源、王一博,也都在自己的音乐作品中尝试了词或曲的创作。


在当下的文娱市场中,音乐作品是少有的能由表达者直接嵌入自身想法的内容形式,这也让歌曲成为了艺人、歌手与粉丝与外界直接交流的渠道,因而越来越多的主流歌手艺人,都在尽可能地试着用音乐表达自我,这也让主流歌手与独立音乐人之间的差别又少了一点。


那么,第三个让两个群体更接近的现象,则出现在独立音乐人的传播层面上。曾经,独立音乐人只能活跃于小众的文化社区中,新歌发表也没办法穿透更大群体,但随着数字音乐平台对独立音乐人群体的扶持,当下独立音乐人也能享受到传统唱片业时期只有主流歌手才拥有的宣传资源,首页图、推荐位、个性化推荐都是独立音乐作品也能出现的区域,在数字音乐平台上独立音乐人与主流歌手实现了某种对等。


其实,随着音乐行业的发展,主流歌手与独立音乐人之间的差异注定会逐渐减少,包括曾经定义的“网络歌手”也在与独立音乐人的身份逐渐模糊,这表明了我们的市场拥有了更大的包容度,走向以内容论输赢的时代。虽然最终市场上仍会有音乐人是否签约唱片公司的区分,以及签约大牌歌手一定会享受到更成熟配套的艺人服务,但在音乐作品的品质与影响力层面,主流歌手与独立音乐人之间的边界在未来无疑会进一步模糊、弱化,最终都回归到音乐人这一身份。


我们的音乐市场正在丰富中下沉


主流歌手与独立音乐人在当下呈现出的边界弱化现象,让两个群体有了齐头并进的可能,共同影响着我们音乐市场的发展,在2019年第四季度中,我们也看到了这两个群体带来的音乐市场之变化。


据由你音乐榜的《报告》显示,各季度榜单中网络热歌的占比都达到2-3成,去年第二季度更是高达30%,而榜单中所指的“网络热歌”其实也可以大致归属到独立音乐人的作品。正如前文所说,如今独立音乐作品能够享受到更多的宣传资源,这也才有了网络热歌成为市场中重要的分类之一的结果。


网络热歌.jpg


像是在去年第四季度曾两次登上由你音乐榜周榜第一位的作品《桥边姑娘》,就是QQ音乐开放平台“冬季恋歌”情歌主题原创歌曲征集活动的一首参赛作品,通过参赛过程中的用户投票,以及获胜后的千万级歌曲曝光资源,让这首独立音乐人作品成为了流行于网络的网络热歌,上线一周播放量破亿,累计评论数过万,还带动了短视频平台KOL的演绎,正是数字音乐平台推动网络歌曲走向爆款的例证。


而这样的网络热歌,正在改变我们的音乐市场。从《报告》中可以发现,近6成的网络热歌听众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超过了腾讯音乐整个大盘中三线及以下听众占比的平均值,且网络热歌听众中18岁以下的占比在持续提高,从去年Q2的31%,涨到了去年Q4的38%,而在大盘中18岁以下占比仅为22%。


这说明了在网络上更流行的音乐作品,正在借助网络渠道与资源,带动整个音乐市场的用户下沉,扩大音乐市场的潜在忠实用户,而这一点对于主流歌手来说,更是拓展听众群体且拉拢听众好感度的机会。


据《报告》显示,在《野狼Disco(feat.陈伟霆)》发布前,陈伟霆的听众高度集中在广东省,而在歌曲发布后,华北、浙江等地区的听众占比显著提升,其中河南省听众占比增长了39%;同时,陈伟霆版《野狼Disco》发布当天,他的老歌播放热度也呈现出了明显飙升,2011年的作品《Love U2》播放热度攀升了238%。可以说,陈伟霆的翻唱,让他的粉丝群体也有了新的补充或者说下沉。


野狼分布.jpg


除了整个音乐市场的用户下沉,以及各类音乐人粉丝群体的扩大,我们的音乐市场内容也正在愈发丰富,这其中则是主流歌手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因为独立音乐作品或者说网络热歌的影响力愈发增长,让主流歌手开始关注独立音乐作品及网络市场走向,带来了主流歌手们的各种跨界。除了前文提到的与独立音乐人跨界合作外,也有音乐风格上的跨界。在2019年第四季度,韩红就借助嘻哈风格歌曲《我不是你们说的AKA憨肥》完成了自我突破,据《报告》数据,韩红这首歌16-28岁听众占比达到61%,远超其曾经代表作《天路》的30%。


憨憨.jpg


这其实就是在利用流行于网络的音乐类型,博得年轻用户的好感,同时,也进一步拓宽了嘻哈音乐类型的可能性。同时,主流歌手们也能够借助整个音乐市场大盘在扩大、在下沉的趋势,让更小众的音乐类型被更多人接受。


据《报告》显示,在2019年第四季度非流行类歌曲上榜数量占比中,中国风继续保持上涨趋势并始终维持在第一品类,美声、爵士等其他流派作品也猛增,这其中就多亏了主流歌手的带动。


在去年第四季度中,吴亦凡、许嵩、周深都发表了自己具有中国风元素的作品,而吴青峰的《窥(20周年版)》则融合了美式爵士,易烊千玺的《冷静和热情之间》具有明确的独立流行元素,曾参加综艺《声入人心》的蔡程昱,带来了流行美声作品《Life The Wings》。


张靓颖WechatIMG149.jpg


主流歌手本身具有的影响力,能够让更多年轻人听到新类型的音乐内容,打开他们的耳朵,提高他们对新鲜品类音乐作品的接受度,从而丰富我们的市场。而在主流歌手的带动下,或许未来就会有更多独立音乐人的小众类型作品被接受、被传播,让我们的音乐市场走向更成熟。


游戏音乐热度高涨,是时候重审音乐与游戏的关系了


如果说,2019年第四季度主流歌手是最大的市场变化影响因素,那么游戏则可能是改变音乐行业宣发认知的因素。因为在这一时间段内,游戏音乐的表现确实亮眼。


由许嵩演唱的《新天龙八部》端游主题曲《雨幕》,曾登上由你音乐榜周榜第四的成绩,历史最高指数达到了91.48,而从《王者荣耀》手游走出的虚拟男团无限王者团,其作品《千灯之约》也达到了86.74的由你指数,这两个由你指数的成绩其实超过了大多数的独立音乐人作品,并且与一些主流音乐人作品不相上下。


尤其是其中的虚拟偶像团体无限王者团,是通过不断发布音乐作品赢得了听众认可的代表。在去年5月,无限王者团出道发布第一张专辑《Wake Me Up》,后在8月发布第二张专辑《不惧!浪》,专辑收听人数增长率出现了44%的下滑,但在之后的第三张专辑发布后,其收听人数增长率开始增长,在《王者荣耀》四周岁主题曲《千灯之约》发布时,收听人数增长率达到479%,第五张专辑时达到了598%,说明了游戏音乐正在真正穿透游戏玩家群体。


游戏.jpg


那么,为什么读娱君说游戏音乐可能会改变音乐行业宣发层面的认知?因为游戏音乐对年轻用户的吸引力着实不小,且覆盖群体正在不断扩大。


据《报告》显示,无限王者团第一张专辑的用户画像中,13-15岁用户占比达24%,初中生用户为主,而到了第四张专辑《千灯之约》时,16-22岁的高中、大学生用户占比达到了46%,再到第五张专辑《王者意志》时,19-30岁用户占比达47%,这与第一张专辑时的用户画像已经有了较大的区别。


游戏用户画像.jpg


由于不少游戏的用户不仅有中小学生群体,更有大量的中青年玩家,这就使游戏成为了一个既能够触达幼龄用户也能覆盖到熟龄用户的渠道,尤其是从90后开始的用户,包括95后、00后们基本都是从小就会接触游戏,对游戏有着天然的好感,所以如果能够利用好与游戏的联动,就可能实现良好的音乐宣传。


目前,我们市场中的游戏音乐还多以服务游戏为主,或为游戏的主题曲,或为游戏角色曲、纪念曲,目的是通过音乐来增加玩家对游戏的好感度,但在未来,或许我们的音乐行业能够把游戏内容作为新的传播渠道,做出专门针对音乐作品宣传的音乐游戏营销案例。


此前,在海外流行的设计类端游《堡垒之夜》,就曾与知名音乐人DJ Marshmello进行过联动合作,除了在游戏中添加Marshmello的联动皮肤,也邀请了棉花糖到游戏中举办一场“室外演唱会”,为DJ Marshmello圈了一大波粉丝。这无疑是一次超出音乐人粉丝与玩家群体预期的联动形式,同时也是一场非常成功的音乐游戏营销案例。


所以整体来说,透过由你音乐榜的数据不难发现,音乐这一内容其实还有很多待发展的空间,无论是音乐内容的品类还是正在下沉的市场,都等待着从业者的挖掘,尤其是针对音乐作品的营销,也不一定只局限于影视、短视频这几个领域,继续放大音乐内容价值的机会还有很多。所以在已经到来的2020,我们也应该继续抱有对音乐行业及市场发展的信心,享受音乐带给我们的新声、新知与新未来。


*原创文章,转载需注明出处


网站文尾图.jpeg


用户评论

我

游客

社交账号登录:

发表

扫描二维码,关注读娱公众号

相关阅读

×

×

请激活账号

为了能正常使用读娱的评论、编辑功能及以后陆续为用户提供的其他产品,请激活账号。

您的注册邮箱: 修改

重新发送激活邮件 进入我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激活邮件,请注意检查垃圾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