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娱

注册 | 登录

高以翔猝死敲警钟,综艺行业勿把病态当常态!

看法

若谷 若谷 2019-11-27 23:55

导语 高以翔猝死一事,延伸出多个话题占领了微博热搜榜单,这一事件又会给行业带来什么启示?

高以翔猝死敲警钟,综艺行业勿把病态当常态!

文 | 若谷


今日凌晨,#高以翔怎么了#在热搜第一位,知情人爆出,艺人高以翔在录制《追我吧》过程中晕倒,现场以心肺复苏的方式进行急救,之后将其送往医院。但不幸的是,今日上午,浙江新闻客户端发文证实高以翔抢救无效去世。


随后浙江卫视《追我吧》节目组针对高以翔去世一事发布声明,“第九期节目录制过程中,高以翔奔跑时突然减速倒地,医护人员第一时间展开救治,并紧急送往医院。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全力抢救,医院最终宣布高以翔心源性猝死。”节目表示将协调其团队妥善处理后事。


2.jpg


根据网友盘点,《追我吧》的制作平台浙江卫视近年在综艺节目制作过程中,除高以翔猝死事故,还多次出现过其他大小的安全事故。2013年4月,释小龙助理在节目《中国星跳跃》中意外溺水身亡;2018年3月,张杰在录制《王牌对王牌》时缺氧晕倒,面部擦伤;2018年,浙江卫视跨年演唱会上,因地台装置闭合延时,导致陈伟霆表演时舞台上出现了大坑。




高以翔猝死这一意外发生之后,赵又廷、秦岚、黄渤、陈铭章等与高以翔有旧交的艺人和导演先后发文悼念。其中,徐峥在悼念的同时也斥责《追我吧》节目组:“太难过了!这么完美的一个人!所有的年轻人在外工作首先一定要自己爱护自己啊,千万不要拼命啊!节目的安全防范意识也太差了,绝对要负责任啊!”


3.png


网友大都和徐峥一样,关心该事件的后续发展。在今日下午,网络爆出疑似浙江卫视同类节目与艺人签定的合同,合同中写明“节目竞演存在激烈竞争之情形,可能会给乙方艺人将造成生理、心理负担。乙方艺人对此要有充分认知,完全自愿参加并完全愿意承担由此可能带来的一切后果”,且合同中有关保险事宜没有写明关于安全、保卫、医疗等相关条款。


4.png


据悉,因户外真人秀的不确定性,几乎每档真人秀节目的制作方都会为明星及其身边的工作人员购买数额较高的安全保险。由于真人秀节目所涉人身伤害多为在竞技类激烈活动中所致,保险公司一般不予承保。只有经过投保人与保险人特别约定,还要另外加收保险费后才予承保,即为特约保意外伤害。此次《追我吧》节目组与高以翔在签订合约时具体是如何商议的,目前不得而知。


对于今天的意外,关于《追我吧》节目设定的难度与强度引发了热议。曾参与过录制的钟楚曦进行了回应,表示真的“太累太累了,心脏真的会受不了”,上次录完缓了半个月,自己吃了三天速效救心丸 ,就坚决不去了。而此前陈伟霆也曾在采访中表示录《追我吧》很难,经常录到凌晨6、7点,“我一直说我喜欢运动,但没有说到这个地步,到凌晨还在(跑),”因此,陈伟霆、宋祖儿、黄景瑜、吴宣仪、张继科、范丞丞等艺人的粉丝纷纷呼吁自己的偶像为了健康与安全着想,尽快退出录制《追我吧》。


5.jpg


截至稿前,《追我吧》已经结束了此次录制,张继科、陈伟霆等艺人已经陆续离开剧组。与此同时,网爆该节目的总导演与总制片人都被辞退,浙江卫视将全员追责。


6.png


好友悼念、同组嘉宾发声、网友质疑、合同疑云、粉丝抵制……如今处在舆论风暴中心的浙江卫视以及《追我吧》节目组将会如何处理与高以翔方面后续问题,以及剩余节目能否正常录制、播出,还待观望。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事件给行业敲响了警钟。


意外事故频频,真人秀安全隐忧早已埋下



综艺节目录制期间,突发性强,意外事故时有发生,尤其在真人秀这一节目品类出现以来,相关的安全事故时有发生,但因节目是周期性的产物,事故往往发生过后,都会被大家逐渐淡忘。


稍作盘点,《真正男子汉》第一季在漯河市录制时王宝强发生意外右腿骨折;《我们来了2》在挑战骑马的环节中,吴秀波、蒋欣接连发生坠马事故,所幸二人都未受伤;《宝贝的新朋友》在爷爷找孩子的环节,60岁的姚安濂在完成树林里找孩子的过程中不慎滑倒,起初本以为只是普通的崴脚,结果到第二天早上发现腿动不了,紧急去医院,才发现是骨折。


7.png

王宝强在录制《真正男子汉》时发生意外右腿骨折


台湾男星陈楚河在录制《非凡搭档》时受伤,造成右脚十字韧带断裂、半月板严重磨损,还有大腿萎缩厉害等后遗症也影响到后续的演艺工作,比如原定要参演的《上古情歌》,因伤病未能成行。


8.jpg


明星受轻伤这样的事件还好处理,紧急就医妥善治疗就好。若一旦造成其他严重伤害,影响艺人身心健康和工作安排,甚至还会像高以翔这样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如何保障嘉宾的安全,是真人秀节目制作方在立项之初就应该考虑到的问题。


节目制作方一方面要未雨绸缪,加强与专业人士的合作,共同调研开发符合游戏特点的保险项目;另一方面,节目组设计内容之时,要考虑周全做好备案在遇到天气变化、艺人身体状态等实际情况,制作方需要灵活调整拍摄计划,同时要做好事前防范加强安保、医护设施,以参与节目全部人员的身心健康为先,将突发事件危害降到最低。


9.png


综艺制作体系病态化,却被当作常态化?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价值观层面,在综艺行业,存在“熬夜即敬业”的价值观,“短时间内逼出好作品”的制作原则,因此,不少节目组在节目赛制中提出限时挑战这一问题,比如多长时间改编一首歌曲、多长时间学一支舞蹈,多长时间完成某个竞技项目。比如周震南在《令人心动的offer》中自爆,在《创造营2019》中用七天时间改编一首歌,期间只睡了10个小时。


10.png


在这样的价值导向下,在部分节目组的人设框架里,总有着“拼命三郎”、“拼命三娘”这样的人物设定,这样看似“正能量”的人物形象亦是受到观众的喜爱,从而收获更多的粉丝,节目也会更有话题性。在享受到这样的人设、内容红利之后,各大节目制作方更为卖力地构建此类形象。


制作成本层面,大型综艺节目制作需要大量的工作人员完成,但一般来说,负责节目的核心成员大都不过十人,数百人节目制作团队大都是在节目筹备阶段以项目聘的方式招人进组,按月结工资。


因此,为了节省人力、录制场地等方面的制作成本,提高节目制作效率。节目团队尽可能地缩短节目制作周期。因此,录制时间长,后期周期短,从节目前期到后期都加班熬夜这样病态的循环成为了业内普遍认可的常态。


也就是说,综艺行业此类病态现象并不局限在幕前,幕后的工作人员亦是过着黑白颠倒的生活。在搜狐视频《送一百位女孩回家》第一季节目当中,其中一期节目是丁丁张深夜到后期机房送一位90后的后期剪辑师回家,在后期机房,工作人员向其介绍了当下使用的finalcut7的剪辑软件,加上音乐、花字包装等基本能把99轨铺满,让曾有过剪辑经历的丁丁张不由得感慨,“周播的综艺节目不加班真的完成不了。”


11.jpg


高以翔猝死一事,延伸出多个话题占领了微博热搜榜单,这一事件又会给行业带来什么启示?


12.png


在笔者看来,其一,一直以来,考验体能的竞技类快综艺追求更为刺激、极致的玩法以期来吸引观众的眼球,获取较高的收视率、点击率和话题量,在这样的情境下,该类节目模式的创作、报批审核上需要更为严格地把关,审核标准具象化、透明化;


其二,综艺行业在价值观层面需要摆正,不要一味地追求以“拼命”为话题点,嘉宾审视自身、量力而行亦有看点;


其三,众所周知,综艺行业没有朝九晚五,项目期间只有007,后续又是否会有相关规定出台,对节目录制进行严格的工时限制,以标准化的规定来净化行业生态。对于综艺从业者以及艺人而言,这是一个“可待”的命题。


*原创文章,转载需注明出处


网站文尾图.jpeg



用户评论

我

游客

社交账号登录:

发表

扫描二维码,关注读娱公众号

相关阅读

×

×

请激活账号

为了能正常使用读娱的评论、编辑功能及以后陆续为用户提供的其他产品,请激活账号。

您的注册邮箱: 修改

重新发送激活邮件 进入我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激活邮件,请注意检查垃圾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