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娱

注册 | 登录

豆瓣评分从4.3到7.0,《花花万物》这一IP如何逆风翻盘?

看法

若谷 若谷 2019-09-02 22:55

导语 北上的制作人也需要不断试错,摸索出适宜于当下市场环境的方法论,从而成功地将节目口碑逆风翻盘。

豆瓣评分从4.3到7.0,《花花万物》这一IP如何逆风翻盘?

文 | 若谷


《康熙来了》停播之时,网综正大势崛起,蔡康永和小S趁势北上,各自都获得了不少新机遇。


稍作盘点,蔡康永除了在《奇葩说》《奇葩大会》中担任导师,还在《男子甜点俱乐部》《你说的都对》《爱的时差》等节目里担任主持人;小S除了主持《姐姐好饿》,还录制了《我们是真正的朋友》《小姐姐的花店》等真人秀。


《康熙来了》早已完结,康、熙依然继续,而“康熙”始终在观众心中占有一席之地。


随着《花花万物2》的播出,蔡康永和小S再次合体出现在观众面前。从《姐姐好饿》到《花花万物》,康熙合体总能上演一波情怀杀,但也存在些许争议,诸如“请康熙珍惜羽毛”等评论。


2.jpg


客观而言,《真相吧花花万物》第一季节目豆瓣4.3分口碑不佳,对康熙这一品牌也是一种伤害。如今《花花万物》第二季播出豆瓣评分7.0,在口碑上实现逆风翻盘。除此之外,在节目播出后,#郑爽妈妈#、#郑爽谈粉丝关系#、#郭麒麟不想继承德云社#、#乔欣回应富二代身份#、#小S评价郑爽男友#这一系列话题也在社交平台引发观众大量讨论。从节目口碑的升级到社会议题的发酵,借光“康熙”的《花花万物2》是今夏暑期档值得探讨的一大节目案例。


3.png


康熙式访谈弥补市场空白,“康熙”品牌照拂台前幕后


《花花万物2》是优酷与台湾综艺制作人们北上后创办的燃烧小宇宙联合制作,可以看作是《康熙来了》适应大陆水土的改良升级,也是利用老品牌造新品类的一大样本。的确,康熙一旦合体便摆脱了原有标签,何不将这一品牌最大化利用?


相较于《真相吧花花万物》,《花花万物2》在布景、外采、访谈、后期制作上所表现的《康熙来了》风格更为浓厚。尤其从《花花万物2》“2+1”的主持阵容来看,是对《康熙来了》的主持人架构上经典复刻,唯一差别在于助理主持不再是陈汉典,由多位小鲜肉轮班。


4.jpg


作为一档明星访谈类节目,所探讨的话题是吸引观众的关键。《花花万物2》舍弃了《康熙来了》过往话题的“大尺度”,所谈论的话题会更深入人物内心,注重心灵的沟通,将嘉宾个人的生活方式和态度立体化呈现在观众面前。一方面,主持人所引申出的话题都是观众有兴趣且好奇的内容。访谈乔欣这一期之所以在社交平台引发如此大体量的热议,很大程度在于其回应了富二代、整容等相关争议,以及对恋情相关的“捕风捉影”;另一方面,通过访谈也深入了解到当红艺人不为人知的一面,比如首期节目中,除了挖掘郑爽在情感方面的进展,还通过发现其科学怪人的一面,并现场制作口红,刷新了大众对于郑爽的认知。



当下,明星访谈类节目以短视频为主,在社交平台传播量极广,但大都是以快问快答或是游戏的形式进行,所获取的信息也都是短平快的内容,问题的重复率也极高,难以深入地去了解人物内心,故而《花花万物2》作为当下为数不多的访谈类长综艺,外加康熙二人鲜明的主持风格,在人物个性的挖掘分享上具有更多的优势。


7.jpg


的确,也不得不承认康熙合体这张情怀牌依然好用,而吃“康熙”这一品牌的情怀红利,受益的也不仅仅是康、熙二人,幕后的制作公司燃烧小宇宙也受益良多。


《花花万物2》的升级,从“断舍离”价值观传输开始


去年底完成A轮融资的燃烧小宇宙创始人之一是《康熙来了》前制作人、《花花万物2》的制作人B2,该公司已有《真相吧花花万物》、访谈节目《首席绿色环保官》和篮球直播节目《战斗吧篮球》、自制网大《傻子遇上骗子》等作品。但在当下,《花花万物》系列依然是公司在市面上最有声量的作品,其成功的关键也在于北上的综艺制作人们解决了“水土不服”这一问题。


此前,B2在采访中说过,在台湾制作电视综艺是收视率至上,但进入内地市场后,需要考虑节目的价值导向、商业价值变现等诸多问题。故而《花花万物2》与《康熙来了》在模式上最大的区别在于,不仅仅是要访问艺人,还要通过观察明星潮流奇趣的生活方式,将“断舍离”的这一新生活观念贯穿于整季节目,以寓教于乐的方式传递给观众。


“断舍离”源自于日本杂物管理咨询师山下英子推出的一种新生活方式,因书籍《断舍离》、电视剧《我的家里空无一物》而被传播。根据《2018国民“轻生活”报告》显示,90后们深谙“断舍离”的生活经营之道,出售闲置物品也更为积极和擅长。而CBNData问卷调研显示,90后、85后年轻人从出售闲置中获益最多,最近一年卖闲置的平均报酬超过1100元。因此,“断舍离”观念的推广植根于社会现实,亦是《花花万物2》在价值观传递破局的关键所在。


9.jpg


《花花万物2》本着循环再利用的价值初衷,走入各个艺人家中,寻找可被循环利用的物品,并将符合节目规则的物品进行公益捐赠。制作方创造性地将价值导向与品牌合作融为一体,以断舍离这一新生活方式为切口,与冠名商售卖闲置物品的闲鱼在理念上殊途同归。通过节目将断舍离这一生活理念的传播,将有助于用户将此理念践行到生活当中,从而直接转换为了闲鱼的新用户,这样的导流方式对于合作方无疑是垂直高效的。


10.png


断舍离的价值观传播,除了节目立意本身的需求,亦是基于冠名商的精准营销,从节目价值观到品牌营销的一站式打通,是综艺行业少有的合作案例,而艺人物品售出情况也在第四期节目片头已有了反馈,展现了断舍离这一生活理念从线上节目传播到线下落地的过程,但客观而言,断舍离这一理念在与节目的嫁接上也存在些许不合理之处。


在断舍离的初始概念里,断舍离的主角并不是物品,而是自己。但《花花万物》的取舍逻辑中,将“开家—开聊—开舍”三个环节穿插在节目当中,助理主持通过开家而带物品到现场,取舍权掌握在主持人小S的手中,而嘉宾本人只有一次解救的机会,处于相对被动的状态。相较而言,这一操作模式与断舍离观念本身存在一定的相悖之处。


不难发现,那些带到节目现场的“闲置物品”实质上都有着自己特殊的故事,比如,郑爽柜子的喜被、满载乔欣少女心的独角兽,郭麒麟说相声用到的醒目,从某种程度上为嘉宾的人物个性做了一定增量。但这些服务于节目叙事功能的物品真的需要“断舍离”吗?在第四期节目中,小S选择将杨迪送给大左的礼物舍去,而大左在节目中也多次表达了不舍,整体的内容呈现上总给人一种强行“断舍离”之感。


11.png


在读娱君看来,如若将物品的“取舍权”归还给嘉宾或能削弱这一层别扭感。一方面,邀请闲鱼APP上的明星用户,近年林依伦、吴昕、沈梦辰等明星因在闲鱼上出售商品而收获一波话题度,且都有一些“神奇的经历”可供分享。另一方面,可邀请对某一类物品有收集到过剩甚至“病态”的极致型嘉宾,亦是吸睛的方式。


当下《花花万物2》集中体现的是“舍”的概念,如若能在嘉宾邀请上“大做文章”,或可实现取舍权回归以及断舍离概念的全面落地,毕竟主人果断地断舍离,更能在精神上产生情感认同,从而真正与生活实际接轨,在生活中去付诸实践。


结语:

“你勇敢地断舍离之后,你的人生就会有一番新的风景。”这是《花花万物2》所传递的价值观,在提倡新生活方式的当下,具有一定的社会正向意义。从节目内容来看,传递的始终是世界观层面的内容,而将方法论隐藏在每一件物品的最终取舍上。


从相对宏大的世界观到微妙的方法论之间,这一过度更多的还是需要观众自身去实际生活中体验感受,就好比《花花万物2》之于燃烧小宇宙,在“老康熙”这一品牌之下,北上的制作人也需要不断试错,摸索出适宜于当下市场环境的方法论,从而成功地将节目口碑逆风翻盘。


*原创文章,转载需注明出处


网站文尾图.jpeg



用户评论

我

游客

社交账号登录:

发表

扫描二维码,关注读娱公众号

相关阅读

×

×

请激活账号

为了能正常使用读娱的评论、编辑功能及以后陆续为用户提供的其他产品,请激活账号。

您的注册邮箱: 修改

重新发送激活邮件 进入我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激活邮件,请注意检查垃圾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