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娱

注册 | 登录

直播平台集体缺席,2019ChinaJoy“渡劫”

看法

杨三喜 杨三喜 2019-08-08 02:10

导语 参展厂商的数量下滑虽然不足以证明ChinaJoy的失宠,但确实也可以看出其在行业影响力的下滑。

直播平台集体缺席,2019ChinaJoy“渡劫”

文 | 杨三喜


2015年,ChinaJoy 官方和各参展企业携手发布“携手文明,拒绝低俗,共建ChinaJoy文明、安全的展示环境”的文明倡议书,对于showgirl的着装有了明确的监管之后,ChinaJoy在社交媒体的热度也是高光难现,但更重要的,ChinaJoy的“游戏”属性在这一年也悄然开始发生了的变化。



一年一度的ChinaJoy落幕了!作为中国游戏行业的年度盛会,ChinaJoy历来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的大爬梯,但2019年的ChinaJoy和往年比起来,在行业的声势不仅大不如前,更是遭遇到行业大环境衰退的影响,尤其是头部直播平台的集体缺席,也让2019年的ChinaJoy和往年比起来清净了好多,正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 。



年年有风口,今年特别少


在过去的四五年时间里,ChinaJoy的参展厂商也从主机游戏和端游为主转换成手游领衔、泛娱乐内容为主,尤其是在2014年和2015年之后,每一届的ChinaJoy也基本见证了那一年的风口。


2015年的VR/AR,2016年的直播,2018年的电竞以及这些年陆续涌现的动漫、二次元、互联网影视与音乐、网络文学等浪潮……和游戏相关或者由此衍生的泛娱乐内容都试图在ChinaJoy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


6370054430304794156099781.png


时间,真的是最好的见证。站在2019年ChinaJoy的场馆里,手游和电竞仍然大热,但曾经炙手可热的VR/AR早已经消失不见,而虎牙斗鱼熊猫等曾经重量级的直播平台也是集体缺席,但更值得注意的是,很多重量级的游戏厂商也缺席了这样一场盛会……


同时,在往年ChinaJoy的舞台上,总是或多或少有一些风口概念会受到追捧;到了2019年,参展的厂商们似乎失去了“造词”和制造风口的激情和魄力——“年年有风口,今年特别少”,一位多年跑ChinaJoy的老游戏媒体人对读娱君说出了他的感受。



what!直播集体缺席?!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直播平台的集体缺席或许是2019年ChinaJoy绕不开的话题。


在过去几年时间里,头部直播平台尤其是游戏直播平台对于ChinaJoy的投入和重视都是相当大的,毕竟,参展的厂商和观众,都是直播平台最重视的,所以历年来直播平台的展厅面积和玩法也是最有看点的。


2016年,虎牙、斗鱼、触手、龙珠、花椒等就参与到ChinaJoy,并在ChinaJoyBTOB展台,据了解,其中斗鱼、虎牙和触手的展厅面积也都达到了700平米。


那一年,熊猫毫无疑问是最闪亮的。不仅王思聪亲自站台,更有包括韩国女子团体EXID、电竞大神PDD、若风、JY等以及尹素婉、二珂等主播等登场……


2017年,除了虎牙、斗鱼、触手之外,全民直播、小米直播等也加入到ChinaJoy大家庭,当然,这一年比较抢眼的其实还是熊猫TV,据了解,校长王思聪与 PDD、若风、草莓等大神对决《英雄联盟》的比赛吸引了超过1300万网友观看,成为那一年ChinaJoy的大亮点。


1501389824445.png


而到了2018年,直播平台对于参展的热情就已经大幅降低。据媒体报道,这一年,独立展台的直播平台仅有熊猫直播,网易CC和触手直播这三家……而到了2019年,不仅是参展的直播平台没有了,直播行业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曾经在ChinaJoy大放异彩的熊猫直播,在2019年3月,正式关闭服务器;而早在2018年底,全民直播也关停了……曾经携手熊猫在ChinaJoy创造纪录的直播大神们也早已经散落在天涯,PDD去了斗鱼,若风去了企鹅电竞,二珂也很久没有直播……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透过直播平台在ChinaJoy的起起落落,似乎可以得出一个结论:ChinaJoy确实是人气爆棚的大爬梯、好平台,但对于参展的厂商而言,无论表现好坏其实和厂商的业绩以及成长并没有直接的关联,尤其是在熊猫直播上,这点表现的最为明显。


所以,对于很多厂商而言,耗费不菲成本的ChinaJoy似乎成了一件性价比不高的事情,这不仅使得直播平台缺席,也使得包括三七互娱在内的主流游戏公司在这一年“翘课”了……


ChinaJoy“渡劫”


2019年,ChinaJoy自身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变化,更商业也更需要利润。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ChinaJoy的主办方汉威恒信是被顺网科技全资并购的第一年,在2月顺网收购49%的股份之后,汉威恒信已经成为顺网科技100%控股的企业。


汉威信恒和顺网也签署了三年的对赌协议,且都完成。资料显示,2015年上海汉威信恒营收为4937万元,净利润2534.9万元。2016年,顺网科技宣布以5.75亿元收购上海汉威信恒51%的控股权,上海汉威信恒原股东承诺上海汉威信恒(合并口径)在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实现的净利润数分别不低于6700万元、8000万元、9300万元。


但在完成控股之后的2019年,ChinaJoy想要成为顺网财报上的亮点,难度颇高。


首先就是游戏产业的增速放缓。由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和国际数据公司(IDC)编撰的《2019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1140.2亿元,同比增长8.6%;游戏用户规模达6.4亿,同比增长5.9%,营收和用户增速双双跌至个位数水平。



这使得很多游戏厂商没有参与到2019年的CJ。大厂商,如年营收冲击百亿的三七互娱没有来;去年相当出彩的爆款《恋与制作人》的厂商叠纸网络也没有参展……有业界分析认为,很多厂商没有来,原因大致有二:一是因为版号没有拿到,二是因为顺网提升了展位的价格,两者叠加也降低了一些游戏厂商在CJ的亮相欲望。


虽然有厂商翘课,但也有厂商试图在一年一度的CJ上对外释放对于二次元和游戏用户的善意:比如快手,较之前相比更重视CJ,与此同时,硬件厂商对于CJ的热情也是不减——只是不知道能否弥补游戏厂商的热情不足。



2016年,ChinaJoy BTOB展商总数600余家;

2017年,ChinaJoy BTOB展商总数600余家;

2018年,ChinaJoy BTOB展商总数600余家;

2019年,ChinaJoy BTOB展区的中外参展企业约500余家……


参展厂商的数量下滑虽然不足以证明ChinaJoy的失宠,但确实也可以看出其在行业影响力的下滑,所以对于未来的ChinaJoy而言,挑战大致如下:

  1. 从游戏到泛娱乐,对于ChinaJoy品牌的影响从长远看究竟有什么影响?游戏厂商的热情能否再度被激发?

  2. 在成为上市公司的一部分之后,商业化压力大增的ChinaJoy能否保持对于用户层面的吸引力?提升展位价格和增加非游戏或二次元类的内容和活动是否会伤害ChinaJoy的品牌?


这也是读娱君所说的ChinaJoy “渡劫”,如果能够冲破桎梏,自然可以更上层楼;如果处理不善,可能就如很多厂商和网友所言,“参加不参加都无所谓,太累了!”。


最后:当然,除了挑战之外,观众对于CJ的热情不减对于顺网而言可能是最好的消息:根据官方数据展会四天合计入场人数高达36.47万人次,再创展会历史新高!其中,8月3日单日入场人数高达13.4万人次,再度刷新去年单日13.3万人次的历史记录——所以,如何持续做好ChinaJoy这一品牌,对于汉威恒信和顺网而言,都是持续要面临的挑战。


*原创文章,转载需注明出处



网站文尾图.jpeg


用户评论

我

游客

社交账号登录:

发表

扫描二维码,关注读娱公众号

相关阅读

×

×

请激活账号

为了能正常使用读娱的评论、编辑功能及以后陆续为用户提供的其他产品,请激活账号。

您的注册邮箱: 修改

重新发送激活邮件 进入我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激活邮件,请注意检查垃圾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