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娱

注册 | 登录

奥飞娱乐游戏项目抱团“扑街” ,重回动漫IP主线前途漫漫

看法

焦先森 焦先森 2019-07-04 02:24

导语 动漫行业仍在寒冬之中

 奥飞娱乐游戏项目抱团“扑街” ,重回动漫IP主线前途漫漫

文 | 焦先森


7月2日,坐拥“喜洋洋”、“小猪佩奇”等动漫超级IP的奥飞娱乐发布了针对深交所关于公司2018年报问询函的回复,这份长达40页的文件首度对其2018年资产巨额减值事件做出回应。


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奥飞娱乐净利润-16.3亿元,同比下滑1908.72%,其中,奥飞娱乐2018年经审计的资产减值计提金额达15.0亿元。


这份年报一度让股东哗然,毕竟,2013年,奥飞掌舵人蔡东青就已明确,“我们的目标是做中国的孩之宝”,并在2015年将其更新为新世代的“中国迪士尼”。


蔡冬青.jpg

奥飞动漫董事长蔡东青


没想到5年过去,“中国迪士尼”的影子还没见着,靠着资本运作收购IP雄踞中国动漫产业链条顶端的奥飞娱乐就已爆出大额亏损,像丁春秋的“吸星大法”般吸来的多个项目就因资金紧张、团队解散等,失去了基本的经营能力。



限游令“瓶颈期”,多家子公司面临“扑街”



15亿元的构成中,2018年,奥飞娱乐对上海方寸信息有限公司、北京爱乐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等多家游戏子公司计提了商誉减值准备9.44亿元;将上海悠游堂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等5家参股子公司作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核算,并计提减值准备1.35亿元;451Media Group LLC等3家公司作为长期股权投资核算,计提减值准备8820.65万元;对单项金额重大并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项1.62亿元进行全额计提;对乐视网3640万元应收账款进行全额计提;对公司零速争霸系列产品和原材料计提存货跌价准备1.23亿元等。



读娱君注意到,奥飞娱乐此次“亮红灯”的子项目,大都集中在游戏行业。而根据其回复问询函的说法,奥飞娱乐也坚称此轮资产减值合理。


方寸信息和爱乐游2014年被奥飞娱乐收购,业绩在三年承诺期内均达标,但彼时已爆出主营游戏活跃用户数和充值流水等下滑明显。


以方寸科技“怪物联盟1”为例,2013年活跃用户420万,2016年已只剩159万,充值流水仅有此前的六分之一。奥飞娱乐在回复函中指出,方寸科技研发团队解散前老项目仍在运营但已渐入生命周期的中后期,而其新研发项目为与外部公司所签订的两款产品定制开发合作,上线时间均比原预期延后,利润大幅下滑。


而上述子公司或项目中,广州位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星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深圳战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3家公司都属游戏行业,由于2018年游戏版号暂停审批单风波,团队已在年底散伙;但即便此后版号开放,广州雷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也因新游测试数据较差,短期内也无法获得版号,资金已无法支撑日常运营。


此外,悠游堂、翻翻豆网络科技、哈邻网络科技等均因扩张过快、业务停顿、核心员工离职、无持续经营能力等,堕入被计提减值的企业名单。



全年龄段布局,成熟IP的一流收藏家



事实上,直到去年才彻底崩盘的游戏产业仅仅是奥飞娱乐帝国的版块之一,奥飞娱乐从玩具制造起家,目前已横跨玩具制造、婴童用品、动漫画、游戏、实景娱乐等多板块业务,但因其并未发力原创IP打造业务,而是通过收购、投资等方式不断并联强势IP的操作模式而为业界所诟病。


WX20190703-211050.png


“不像动漫公司的动漫第一股”,这是业内对奥飞娱乐最妥帖的评价。其董事长蔡东青发家于20世纪90年代的玩具市场,如果要再精准一点形容,即是日本动漫风行带来的四驱车市场。除借国家体育总局的官方大旗举办“全国少年四驱车大赛”,吸引了全国28个城市近60万人次的少年参加外,初中毕业的蔡东青还引进了日本动画片《四驱兄弟》,玩起了“动漫+玩具”的新模式,在K12领域一时鲜有对手。


060828381f30e924b0b3ac9242086e061d95f779.jpg


尝到了IP甜头的蔡东青在随后的经营里开始通过自主创作或收购、授权合作等方式整合了一系列的经典动漫IP,旗下囊括“喜羊羊与灰太狼”、“铠甲勇士”、“巴拉拉小魔仙”、“超级飞侠”、“爆裂飞车”、“火力少年王”,同期诞生的还有公司旗下的一款款主题玩具,如悠悠球、零速争霸四驱车、铠甲勇士等等,蔡东青也就此成为了几乎承包90后、00后童年的那个男人。


而这只是个开始,2015年,奥飞娱乐收购了当时全国最大的国产原创漫画平台“有妖气”,尽管事后违背不改变管理结构的承诺将创始人踢出了局,但奥飞的版图已扩大至全年龄段动漫业务,旗下再增《十万个冷笑话》、《镇魂街》等知名IP。


《十万个冷笑话》、《镇魂街》.jpg


即便是刚刚爆出巨亏的2018年,回归动漫的奥飞娱乐也在业界写出了神来之笔——成为“小猪佩奇”在中国的IP合作方。联想起这只粉红色的小猪在国内缔造的种种盛景,一只只粉红色的佩奇就像是一张张粉红色的钞票,在奠定奥飞娱乐在国内IP市场的又一大盛景。


这一系列买买买奠定了大家对奥飞娱乐的印象,也就是对其前身——奥飞动漫的印象,“虽然我不知道它做了什么优秀原创动漫,但它就是国内动漫产业最光鲜的那家牛逼企业。”


为了将IP进行到底,奥飞娱乐在文娱产业最景气的那几年几乎触达了漫画、动画、连续剧、电影、游戏、媒体、玩具、婴童、授权等于一体的泛娱乐生态系统,其纳入合并范围的子公司数量逾67家,仅2016年当年就新增24家,对外投资额超过全年营收总和。


彼时,奥飞表示,在未来三年将投资119个IP项目,包括22 部电影,25部游戏,8 部电视剧,19 部网络剧和45 部动画,画出了一幅贯穿“漫影游”的IP产业版图。



吸星大法猛,难解布局层层触雷



值得玩味的是,在奥飞娱乐的版图上,早于游戏版块“爆雷”的,是其下重金吃进的另一版块——影视产业版块。2016至2017年,在奥飞重点投资的20多个电影项目中,仅《美人鱼》和《荒野猎人》盈利,《喜洋洋与灰太狼》《栀子花开》《刺客信条》等均位列当年的电影亏损榜单前列。一度被看好的游戏IP改片《刺客信条》虽有法鲨加持,却致投资方奥飞娱乐巨亏9200万元。

事实上,2017年的奥飞娱乐财报发布以后,也收到监管部门的问询函,同样对所踩巨坑面面俱到地解释了一遍。


根据奥飞娱乐当年的年报,其业绩下跌的原因不外有四,公司在第四季度上线了潮流玩具业务、海外影视业务和影视投资业务,以及游戏也未达预期。


然而在针对问询函的回复中,其已详细披露,在玩具主业发起的潮流玩具项目尝试早已失败,带来损失约1.3亿元;影视出海失败带来0.92亿元亏损;国内投资漫画公司的衰退带来1.1亿元商誉和资产减值、游戏公司0.32亿元亏损;此外,合作伙伴玩具反斗城和乐视的欠款合计约0.9亿元可能无法收回。


回看2016和2017两年,玩具销售和婴童用品仍是奥飞娱乐的主要收入来源,其泛娱乐方向的各项投资几乎乏善可陈。2018年,奥飞娱乐玩具销售收入几乎占到公司营业收入的一半,为13.77亿元,但同比下滑了29.54%。而隐忧也再度出现,比如“陀螺”等产品的销售仍不理想等。


连续触雷的奥飞娱乐也因此成为泛娱乐行业投资的一大轶事——潮流玩具项目失败、海外影视巨亏、游戏业务萎缩、收购的漫画平台衰落、合作伙伴不靠谱……号称几乎一把把娱乐行业能踩的坑全踩了一遍。


惨.jpg


再结合2018年的回复函来看这段话,恍如昨日重现。


数据显示,奥飞娱乐的扣非后净利润已呈直线下降趋势,2014年4.1亿、2015年3.54亿、2016年3.39亿、2017年-1.6亿,2018年在2017年基础上扩大十倍,为-16.3亿元。



动漫行业寒冬仍在,IP变现仍前途漫漫



回到2019年,层层触雷的跨界投资让奥飞娱乐再度将视线移回K12领域,手握多个儿童IP的他们将聚焦这一年龄段的影视剧作品、儿童教育项目和主题乐园。


但归来的江湖已与此前一家独大的场景相去甚远。2019年初,一度有消息称奥飞娱乐欲售出“有妖气”的部分股权,奥飞方面回应称,“有妖气的加入有利于奥飞娱乐作为上市公司的IP资源整合与扩充补强,拓宽IP的受众群体,全面提升IP实力。目前有妖气平台运营情况良好......奥飞娱乐一直在为有妖气寻找合适的战略投资者,希望通过引入优质资源,助力有妖气平台发展壮大。”


然而随着用户逐渐从PC端转向移动端,此时的有妖气在动漫圈已不是被奥飞收购时那个有妖气了,根据极光大数据2018年5月发布的最受用户偏好的动漫应用排名,前三位依次为快看漫画、腾讯动漫和看漫画,有妖气仅在第九位。


044a899203a74ae1904d4936729100bb.jpg


一种观点认为,因为奥飞过于看重知名IP的变现,有妖气平台上其他IP的孵化工作被搁置了,以至于如今的有妖气已丧失了知名IP成长的土壤。


业界的竞争则更加残酷,事实上,奥飞娱乐押注影视、游戏领域的2014-2016年,动漫领域成立了163家创业公司,这个数字一度扩大到310家。优酷、爱奇艺、腾讯及B站等视频平台对动漫产业的关注则更为直接——收购了大批具有上游制作能力的工作室和公司,让行业竞争更加白热化。


而更让业界清醒的是动漫行业仍在寒冬之中这个说法,国宏嘉信资本高级分析师冯晖翔在一份关于漫画行业的分析报告中曾指出,截止2018年底,2017-2018年上映的漫改番剧作品仅75部,与全网漫画作品50000多部相比,能动画化的漫画IP比例远低于百分之一。而动漫IP几乎不能带来的商业价值变现。


这也解释了动漫界的资本寒冬为何来得又急又猛,且看上去永无止境。直到2017年底,数百家疯狂入局的漫画公司中,挣钱又成名、且孵化出可变现IP的,寥寥无几。更可悲的是,步入2018年,倒闭、欠薪、退出的风潮开始席卷一些新入市的小动漫平台,而一些有大佬背书的头部平台如腾讯动漫、快看漫画等则加快了行业布局,与新加入动漫行业的阿里文学、阅文等文学平台齐头并进,而其身后坚持共分天下的也大都是B站、腾讯视频、爱奇艺、芒果TV等家底不薄的视频巨头。


在资本变得不景气的2017年,动漫行业稳定军心的版块——动画电影也遭遇了滑铁卢,数据显示,相比2012年-2016年动画电影数量、票房的不断增长,2017年电影数量、票房均出现了下滑,当年动画电影总票房为47.17亿元,相比2016年减少了22.87亿元,同比下滑32.7%。


生存环境的恶劣让行业巨头们也都警醒过来,针对动漫市场进行新的布局,如腾讯漫画探索了付费阅读,网易漫画则寻求了与B站的联合,而更多专注动画剧集的公司开始抱团取暖直面寒冬——拥抱平台,多类型,多项目,共取暖。


但对如今的奥飞娱乐来说,能不能再次凭借在玩具领域和动漫行业的传统优势,站稳儿童市场;在此基础上,再凭借全年龄段动漫IP打造新的爆款漫画IP,借以开发动画、电影、衍生品等诸多市场,其路途之难,已远超行业中其他竞争者所需面对的总和。


毕竟,抛开过气的有妖气能不能重振雄风面对腾讯、B站及快看漫画等的围剿,奥飞娱乐能借以和00后的《熊出没》大战的,也只有那只粉红色小猪的授权IP了。


*原创文章,转载需注明出处


网站文尾图.jpeg


用户评论

我

游客

社交账号登录:

发表

扫描二维码,关注读娱公众号

相关阅读

×

×

请激活账号

为了能正常使用读娱的评论、编辑功能及以后陆续为用户提供的其他产品,请激活账号。

您的注册邮箱: 修改

重新发送激活邮件 进入我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激活邮件,请注意检查垃圾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