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娱

注册 | 登录

破发!被举报“二清违规”!除夕IPO的猫眼有点冷

看法

杨三喜 杨三喜 2019-02-04 14:54

导语 文 | 杨三喜 这个春节对于很多文娱行业的从业者而言却是真冷,而在除夕这一天又一家独角兽开盘破发。 过年不...

破发!被举报“二清违规”!除夕IPO的猫眼有点冷

文 | 杨三喜


这个春节对于很多文娱行业的从业者而言却是真冷,而在除夕这一天又一家独角兽开盘破发。


过年不打烊的猫眼终于IPO了!但就大环境而言,当下却不是这个独角兽吸金的好时候:就在猫眼挂牌之前,A股市场数百家上市公司预亏、炸雷导致市场一片狼藉,众多影视传媒上市公司的财报也是血亏一片;而在稍早之前,困扰行业多时的税务风波也告一段落,截止18年底,影视行业自查补缴税款117.47亿——这个数字和全年电影票房刚破600亿相比,就知道影视行业的利润被挤出不少……


2月4日,也就是除夕当日,猫眼在港股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代码“01896.HK”,首开盘价14.8港元,开盘微涨0.14%,但没坚持到一分钟即破发,盘中一度跌幅超4%。截止收盘,盘价14.6港元,跌幅达1.08%。


2.jpg


融资缩水背后,业绩亏损和被触碰的业绩天花板


破发,融资规模缩水,也代表着资本对于猫眼的未来或许并没有那么看好。


虽然背靠腾讯、光线,但业绩亏损仍然是猫眼必须直面的问题。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3个财政年度,公司分别实现收益约5.98亿元、13.775亿元及25.48亿元;年内亏损分别为12.975亿元、5.08亿元及7610万元;2018年前9个月,它实现收益的约30.62亿元,亏损1.44亿元,而在招股说明书中,猫眼娱乐称可能于2018年继续产生亏损或较2017年产生更大亏损,这主要由于在2018年农历新年前后的用户激励措施开支增加,以于该期间内应对来自竞争对手的市场竞争及于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中巩固市场领导地位所致。


其中用户激励,应该就是票补,而来自竞争对手的市场竞争,应该就是在2018年以来不计成本也要增速第一的淘票票在这个春节档给予的压力。


不仅如此,整个电影市场尤其是政策和银幕增收放缓的变化也使得猫眼的主影业务也就是在线票务遭遇到极大的挑战。


3.jpg


从大环境来看,中国电影市场在迈过600亿之后,有可能会迎来一段“低速增长阶段”,而这对于猫眼而言,绝非好消息。经历了前几年的高速增长后,影院数量和屏幕数量即将到达天花板,电影市场的人口红利也在逐渐消失。根据国家电影局提供的数据,2018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609.76亿元,比上年559.11亿元增长9.06%;2018年,全国电影市场票房累计565.4亿元(不含服务费),同比增长7.9%,远远低于2017年13.45%的同比增长率。


而这组数字也透露了另外一个秘密,也就是说在2018年整个票务系统的规模大概是609.76亿-565.4亿=44.36亿,而这个数字也和相关业内人士的说法相符。猫眼微影副董事长林宁曾透露,在线票务平台在售票时获取的佣金一般是票价的5%-8%,按照当下市场的平均票价计算,佣金收入仅为3元左右,可见,这个服务费的规模是有天花板的,而且有可能已经触及到瓶颈,更雪上加霜的是,随着2元服务费的落地,这一营收甚至可能出现下滑的趋势。


在猫眼的招股说明书中透露,2018年前三个季度为例,在线娱乐票务服务占猫眼总收益的59.8%,娱乐内容服务紧随其后占29.8%。随着票务新政的落地,服务费不得高于2元的条款,势必会对猫眼的主营收入造成极大的冲击,也就是说未来,猫眼的利润率有可能会受到挑战。


由此看来,募资和市值的缩水不仅是猫眼的让步,更是在行情不好之下为了融资的权宜之策。资料显示,在2018年9月,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表述此次预备募资10亿美元;但在此次正式挂牌,猫眼的市值不仅较拿到腾讯投资的200亿有了缩水,募资规模更是降到约2.3亿美元。


被举报的“二次清算”,其实是猫眼和中小院线长期存在的账期顽疾


猫眼上市之前,一名律师的举报,让在过去数年困扰电影行业的老问题再度浮出水面。


4.png


2月1日,有微博用户名为“李飞专职律师”发了他实名举报猫眼app违规的声明,在这份《关于向央行及支付结算协会举报猫眼电影违法“二清”的情况说明》的长微博中,“李飞专职律师”认为猫眼截留中小影院票房收入、进行“二次清算”的违法行为。


5.png


读娱君看到,“李飞专职律师”的资料中显示,其是上海易锦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在2018年5月曾经就二次清算问题举报过京东平台。


对于“李飞专职律师”所述的“二清”问题,读娱君也向几位院线的朋友求证,但因涉及的环节涉及商业机密,这几位朋友也并没有正面回复,但读娱君在一些行业的报道和猫眼的招股说明书中看到这个“T+N”的情况,但至于这个是否违规,或许还需要等相关主管部分的正式回应才能够确定。


被举报“二清”违规,和之前《新喜剧之王》发行方和院线之间爆发的矛盾,可以看出,当前平台与院线、院线和发行之间存在的“利益博弈”却一直是业内备受关注的焦点,而在2018年对于涉及电影制作、发行和票务方面的诸多问题,相关主管部门也一直都有规范的文化出台:


2018年9月中,网传文化部和国家电影局将要求平台暂停一切票补的消息,包括停止一切线上票补,包括第三方和影院自有渠道;第三方售票手续费不高于2元(含票务系统),院线/影投不得参与分配;线上售票商对影院的结算周期从2018年10月1日开始变成8日内结算,2019年10月1日起要求即时结算;网络售票平台数据需要同步上传至专资办等等。


6.png


也就是说,如果按照这份网传文件,和猫眼招股说明书透露的信息相对照,猫眼和院线之间的结算是有问题的,和相关主管部门的要求是相违背的:“我们与电影院的结付期一般由一星期至一个月不等,在特定情况下我们亦可能提供最多一个月的预付款项……”猫眼更新后的招股书披露其结算时间超过了T+7甚至会是T+30,这与票补新政中提到的,线上售票商对影院的结算周期从18年10月1日开始变为T+7,19年十一开始变为T+0(即时结算)的政策背道而驰。


即时结算、手续费不高于2元,包括票补的叫停,对于在线售票平台而言,意味着短期的利润率的下降,以及外界对其商业前景预期的下滑——而这,在猫眼从申请IPO到真正IPO的诸多变化中就可见一斑。


年景不好、带血上市背后,错综复杂的股权结构或成猫眼掣肘


当下,其实不是互联网公司IPO的最佳时机,不仅A股市场如此,2018年以来众多互联网公司在港股挂牌上市,募资额缩水、跌破发行价已成为去年以来常见的景观,包括猫眼的股东之一美团,也是在这一股风波中强行登陆,迎募资迎接持续白热化的市场竞争。


对于猫眼而言,造血不足或是其降低募资额也要IPO的重要原因。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9个月中,猫眼经营活动现金流流出14.335亿元人民币,只能靠投资和融资活动所得产生现金流。三季度末,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2.106亿元。猫眼在风险条款中也明确指出,如果不进行外部融资,业务、财务及经营业绩“将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而与此同时,复杂的股权结构也使得猫眼是没有“创始人”的互联网独角兽,其上市意愿和节点,或许也是各方博弈之后的结果。


资料显示,根据2018年9月猫眼提交的申请书显示,光线资本及其关联方48.8%的持股,是目前的控股方,而腾讯持股16.27%,美团持股8.56%,微影时代持股20.62%,而且,在猫眼的招股书中显示,其流量和用户却主要掌握在腾讯和美团手里,而且,这些合作和入口都是有成本的:资料显示,猫眼与腾讯、美团的合作存在时间限制,其中微信支付为5年,QQ钱包为8年,与美团的合作更是仅剩3年的时间,其中,微信支付入口是作价9亿元拿到的。


7.jpg


未来,为了保持流量和用户,猫眼需要承担的成本或也将成为其能否盈利的关键。而这,也将为股东之间在利益不一致的时候出现博弈埋下了伏笔。事实上,在猫眼申请IPO之后,就有业内人士指出,除了流量入口之外,猫眼和股东之一的腾讯的业务其实关联不大,很难产生协同效应,比如,猫眼和腾讯影业从来没有达成过深度合作,这和淘票票在阿里体系获得的资源不可同日而语。


事实上,如果从牌面来看,猫眼的市场表现应该比现在好太多,毕竟,拿下格瓦拉、微影之后的猫眼理论上早已经可以成为这个市场的王者,但无论从市场份额、营收情况和利润情况,猫眼和它收入囊中的曾经的竞品们并没有形成化学反应,这也是其迟迟不能盈利的最主要原因。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在A股引爆炸雷的商誉,同样也有可能成为猫眼上市之后的“隐患”,据了解,猫眼收购微影共产生45亿人民币的商誉,这在近几年对猫眼业绩形成压力。


尾声:当然,也有第三方的数据对中国电影市场的成长性相对乐观:艾瑞咨询报告称,2012年至2017年,中国电影市场以29.2%的复合年增长速度扩大,市场规模达761亿元;预期到2022年,市场规模将增长至1909亿元。但是要在这个市场拿下足够的营收和利润,不仅需要猫眼能够让股东和股东的资源“拧成一股绳”,还需要解决诸如长期拖欠中小院线票款等违背行业趋势的顽疾。


最后,选择2月4日上市,或许是为了一个好兆头;但也可能是为了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避开更多的关注……


*原创文章,转载需注明出处


网站文尾图.jpeg


用户评论

我

游客

社交账号登录:

发表

扫描二维码,关注读娱公众号

相关阅读

×

×

请激活账号

为了能正常使用读娱的评论、编辑功能及以后陆续为用户提供的其他产品,请激活账号。

您的注册邮箱: 修改

重新发送激活邮件 进入我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激活邮件,请注意检查垃圾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