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娱

注册 | 登录

耀莱文化所持3亿股权被冻结,綦建虹与文投控股还有未来吗?

看法

居龙见 居龙见 2018-08-06 23:37

导语 影视大佬綦建虹与文投控股或许走到了某个要重新选择的交叉路口。

耀莱文化所持3亿股权被冻结,綦建虹与文投控股还有未来吗?

文 | 居龙见


影视大佬綦建虹与文投控股或许走到了某个要重新选择的交叉路口。


8月3日晚,文投控股公告披露,公司第二大股东耀莱文化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所持有的公司2.82亿股限售流通股被北京二中院轮候冻结。


《协助执行通知书》等显示,耀莱文化卷入与厦门国际信托公司公证债权文书一案,厦门市思明区公证处执行证书已发生法律效力,厦门国际依法向北京高院申请执行,后者裁定由北京二中院执行。


实际上,这已不是耀莱文化第一次卷入类似法律纠纷。今年4月份耀莱文化持有的文投控股3.03亿股股份就因为其涉及借款合同纠纷,被揭阳市中院司法冻结。所幸7月份原告撤诉,上述股份司法冻结解除。未曾料想,这边冻结刚解除,紧接着上述股份又被冻结。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等可以发现,耀莱文化及耀莱投资涉及的法律纠纷远不止上述两起。


值得关注的是,就在揭阳中院司法冻结股份事件发生前几天的4月8日,綦建虹刚辞去北京文投总经理及下属各公司担任的相关职务。其对外说法是眼部有疾,需要休息。根据后续事情的进展来看,綦建虹隐身显然另有原因。首先是其暂时退出可以避免法律纠纷的负面影响进一步扩大,其次,文投控股从去年7月份起就谋划的三起影视收购案,纷扰近一年后全部宣告失败,入股万达电影应付的31亿款项迟迟没有落实,作为操盘手的綦建虹对这一切是否已感到力不从心?


1.jpg


然而綦建虹隐身似乎并不能缓解文投控股在资本市场面临的困境。8月20日,文投控股即将迎来8.6亿股限售股解禁。而此前尽管公司已经公布了6到20亿元的大额增持计划,但股价并未有明显起色。从今年1月份27元左右的高点跌到如今6.85元,股价已跌去大半。而且崔永元揭露黑幕事件引发的影视股冰河期似乎才刚刚到来,在影视操盘手綦建虹暂时退隐后,文投控股何去何从?


持股屡遭冻结耀莱文化“切睾丸”自救?


根据相关文书资料显示,耀莱文化持股首次被揭阳中院司法冻结,是因为耀莱文化及北京耀莱投资与原告涉及借款合同纠纷,可见作为两家公司实际控制人的綦建虹本身的商业帝国资金链紧张。应该是意识到法院判决可能对文投控股的股价产生新的冲击,因此綦建虹在上市公司公告前夕选择了辞去文投控股总经理之职。


熟悉影视行业的人都知道,綦建虹对文投控股意味着什么。梳理綦建虹的发家史可以发现,上世纪90年代綦建虹就开始珠宝生意,2000年左右开始宾利等豪车代理,获得了商业帝国的第一桶金。而通过奢侈品生意积累的高端客户人脉,綦建虹与成龙等影视圈大佬搭上了关系。早在2010年綦建虹的耀莱影城就开始借用成龙的IP进行扩张。有了成龙这样的人撑场,在奢侈品行业高峰期大赚一把的綦建虹有了进一步介入影视行业的打算。而恰在2013年起奢侈品行业因国内强力反腐遭遇低估,据綦建虹在港上市公司耀莱集团2014年财报披露,其2014财年利润率缩水达71%。由此才有了后面2014年耀莱影城与都玩网络资产注入松辽汽车重组的故事。


2.jpg


2015年中旬,重组后的松辽汽车更名为文投控股。第一大股东为国资背景的北京文投,綦建虹控制的耀莱文化成为第二大股东,持股16%多点。对于作为国资的北京文投来说,是想打造北京文化娱乐领域的航母,但苦于缺乏懂行的操盘手,而綦建虹因为此前积累的深厚人脉,恰好可以满足北京文投的渴求;而且綦建虹也面临奢侈品行业转型的压力,双方遂一拍即合,文投控股遂以国企混改的面目开始发力影视市场。


实际上进入影视行业的民营资本从来就有多种盘算,商海打拼多年的綦建虹更是长袖善舞。事后看,在松辽汽车重组之前,资本市场那只看不见的咸猪手就开始蠢蠢欲动了。历史交易记录显示,从2013年12月到2014年8月,松辽汽车就领先大盘上涨长达8个月,表明庄家在主动收集筹码;2014年6月17日停牌前的5月30日,该股莫名涨停,之后到停牌前10个交易日,其成交2.7亿,换手率达16.7%,表明有人突击建仓;重组成功后庄家开始拉高建仓,通过养、吊、杀一轮又一轮的循环操控股价。2018年1月18日前大部缩量,筹码稳定;之后股价放量加速下跌,压低出货,急于抄底的散户等纷纷接盘。文投控股从此开始半年多的加速下跌之旅,直到如今比股价最高时超跌六七成。


文投控股股价从重组到如今的过山车,让身在其中的投资者恍如南柯一梦。不过对于那些先知先觉者们来说,这些不过是早已设计好的游戏罢了。虽然文投控股早在今年一月份就提出了回购计划,期望提振股价,但用处不大。原计划第一和第二大股东分别出资回购,第一大股东出资3亿元进行增持,但作为第二大股东的耀莱文化却没有实际的增持动作。那么,是綦建虹的耀莱文化没有钱还是怎么回事?


实际上綦建虹小算盘打得很响。在文投控股这块,他做出的牺牲就是辞去上市公司总经理的职务,此外没有掏出一分钱真金白银。而在自己的大本营耀莱集团上可是使足了劲。根据耀莱集团公告显示,在今年港股大跌后的回购潮中,耀莱集团一马当先,多次斥资回购股票。尤其是7月份以来回购公告频频发出,截止8月2日,耀莱集团累计回购1.5亿股,占股票比例累计达3.625%。值得注意的是,耀莱集团的股价今年以来也是一路下跌,从最高1元左右跌到如今的0.29元。按照平均回购价0.3元计算,綦建虹不过付出了4500多万港元的代价就回购了近4%的股份。有分析人士指出,现在港股回购正是抄底的好时机。綦建虹旗下公司借款纠纷那么多,可能远非外人以为的资金链紧张这种表象,人家可是把好钢用在了刀刃上,抓紧在资本市场提前布局。


3.png


至于文投控股,他为什么不进行增持呢?或许在他看来,文投控股还没跌到位,提早介入就像第一大股东那样白白浪费弹药,让作为国资的第一大股东做出增持的动作就可以了。而作为二股东的耀莱文化其股份几乎尽数抵押,那么那些抵押而来的资金用于何处了呢?由于目前监管制度并不严密,抵押融资的使用途径并不明确,綦建虹将其用于何处不得而知。而实际上按照文投控股目前的跌势,这部分抵押的股份或许早就该平仓了,但提供融资的券商受到监管层稳定股市的政策限制,大部分其实并不能强行平仓,更何况耀莱文化这部分股份属于限售流通股,也没法交易。因此耀莱文化或许并不担心被平仓。


传说河狸在被追杀时会自行咬掉自己的睾丸来自救,因为猎手一般要的就是含有河狸香的睾丸。綦建虹仅仅做出辞去公司总经理的职务,至多算是切掉了一个虚拟的睾丸给股民交代,耀莱集团那个真的睾丸可没肯动。


没有綦建虹,文投控股还玩得转吗?


綦建虹辞去文投控股总经理之职,对上市公司影响到底有多大,不少投资者都充满疑虑。

表面上看来,綦辞职后,原文投控股副总经理王森接任总经理,其它下属公司也都安排了合适的人选填补綦建虹留下的空缺。但实际上綦建虹作为文投控股影视方面的操盘手,其影响力恐怕并非别人能替代得了。


目前看来,綦建虹辞职或许是因为筹划近一年的三起并购失败,为了各方有个交代而无奈“下野”。出来收拾这个烂摊子的,是接任的总经理王森。7月4日,文投控股通过网络平台回答投资者疑问,解释终止收购悦凯影视带来的影响。实际上,投资者的不满不只是这一个收购放了鸽子,从去年7月份文投控股就停牌,两个月后公告收购标的海润影视,又过了一个月购物车中增加悦凯影视和宏宇天润两个标的。但到2017年12月,文投控股就宣布放弃收购海润影视,到今年3月份宏宇天润也被放弃。今年6月份,尽管悦凯影视估值下调了1.7亿,但依然遭到挫败。失败当然可以归结为市场遇冷,监管趋严。王森也确实是这么甩锅的,他表示从提出收购到现在,股指下跌幅度较大,原有收购计划不得不终止。的确,从当前资本市场趋势来看,收购成功的可能性的确不大。


但这未必就代表文投控股股东内部没有争论。从事实的分工来看,北京文资办支持下的第一大股东北京文投主要负责融资等事宜,简单说就是找钱,影视等具体业务由熟悉情况的綦建虹方面负责。如之前收购英国特效公司Framestore,就是文投控股和其合作方北京信托设立的基金以1.07亿英镑的对价收购了75%股权。至于具体投哪部电影、是否保底等则更多由耀莱文化等提出意见并执行。在资金方面,这几起收购之前文投控股已经在市场募集资金净额21亿元,应该说并不缺弹药,则收购未成,尽管有监管等各种原因,也难免要部分由綦建虹方面承担责任。


4.png


其实从今年1月份文投控股改变募集资金用途的公告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今年1月份,公司公告将募集资金中用于新建耀莱影城的剩余部分中的7亿元,由直接投资新建影城改为收购的方式。而且运作主体由原来的耀莱腾龙国际影城管理有限公司,改为公司全资子公司北京文投互娱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当时的说法是这一改变可以有效降低新建项目产生的资金占用、建设培育期长等风险,增加资金的周转效率,提升盈利能力。但在这些公开的说法背后,可以看到运作主体转到了第一大股东控制的公司名下,綦建虹控制的耀莱文化方面似乎有被边缘化之嫌。


但第一大股东方面这么做,也有不小的风险。毕竟耀莱影城和耀莱影视都是文投控股的优质资产,而这些资产都有綦建虹很深的个人印记。以耀莱影视来说,业内都知道其与成龙关系之密切,以至于称其为成龙电影的公司。实际上成龙原来在内地确有个成龙影业,2014年耀莱影视成立后两者就合并了,之后成龙出演的电影大部分由耀莱影视筹拍或主宣发。耀莱影视内部人士曾表示,将来成龙的所有电影都由耀莱影视来主投主控。以成龙冠名的耀莱成龙国际影城在国内扩张至85家以上。有人曾揣测成龙在文投控股或耀莱影视是否有股份,从公开信息当然不得而知,但以綦建虹与成龙关系之深,双方做出何种利益安排值得深思。若真的如此,文投控股第一大股东方面虽然有国资背景,但未必玩得转耀莱影视这盘棋。


对于綦建虹本人来说,其商业帝国中影视只是一部分,主要的业务仍然是奢侈品代理相关领域。除了名车名表等,还扩及到与茅台及五粮液等知名白酒企业合作定制酒,如茅台成龙酒及五粮液创艺酒,以及耀莱红酒等酒类业务,此外还有公务机航空公司耀莱航空。尤其是奢侈品行业今年以来再次显出复苏势头,国内宾利车2017年卖出超过2000辆——当然其中还有其它宾利经销商的销售数据。不过国内豪车代理面临的一个问题是有平行进口渠道与其竞争,另有新的经销商加入竞争,豪车压货也比较多,因此綦建虹需要投入更多精力在原有业务方面。耀莱系还有投资金利华电,为其持股8.55%的股东,今年5月份曾以亟需资金为由计划减持不超3%,但因股价跌得太快一直减持未成。可见綦建虹商业帝国内部对资金的渴求。


至于影视板块,今年以来资本加大出逃,据业内人士估计一级市场资金有五六成以上流出,很多影视项目停摆。綦建虹是否会真正从文投控股抽身离场呢?当然也没有那么容易。各方要解燃眉之急或许短期内只能寄望出两部爆款了。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站文尾图.jpeg


用户评论

我

游客

社交账号登录:

发表

扫描二维码,关注读娱公众号

相关阅读

×

×

请激活账号

为了能正常使用读娱的评论、编辑功能及以后陆续为用户提供的其他产品,请激活账号。

您的注册邮箱: 修改

重新发送激活邮件 进入我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激活邮件,请注意检查垃圾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