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娱

注册 | 登录

围绕吴亦凡diss战的背后,一场新旧话语权的争夺

看法

林不二子 林不二子 2018-08-05 22:05

导语 吴亦凡到底够不够资格来推广说唱文化?

围绕吴亦凡diss战的背后,一场新旧话语权的争夺

文 | 林不二子


吴亦凡的一首diss track成了热点,而这次大众不再需要科普什么是diss。


在吴亦凡的《Skr》发出后,不少rapper都发了自己的diss track,有针对吴亦凡的也有针对事件的,AR直指吴亦凡的水平低,法老则对JRs和梅格妮各打五十大板,更多的虎扑JRs也自告奋勇用音乐来表达自己的态度,其中质量有高有低,谁输谁赢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但不可否认的是,说唱文化在中国确实有一只脚迈进了主流。


1.jpg


小众文化走入主流往往都会带有阵痛,在读娱君看来,情绪上的嫉妒与不甘、新旧之间话语权的争夺,则是此次说唱圈围绕吴亦凡diss战背后的真实原因。


1


自从去年《中国有嘻哈》带起了说唱热,部分rapper就脱离了完全生活在“地下”的状态,尽管最初不少人直言节目太商业化,但要问他们愿不愿意走到聚光灯下,相信没有人会给否定答案。


但当面对是一个偶像为他们推开这扇门的事实时,一部分rapper又有了极大的抵触情绪,就像自己养了多年的栀子花突然被别人摘走献给了自己喜欢的姑娘,嫉妒、不甘充斥着头脑,一边喊着希望姑娘有个更好的人生,一边后悔不是自己送出了那朵花,这就是一直以来一些地下rapper不服吴亦凡的情绪来源。


那么吴亦凡到底够不够资格来推广说唱文化?至少读娱君是认可的。因为文化推广者在不同时代下的责任是会更迭的。


2.jpg


90年代,中国没人听过说唱,王波、郑孑几人组成的隐藏成了那个时候说唱文化在中国的推广者之一,他们用自己的作品来告诉中国年轻人什么是说唱。另外一个人Showtyme,则在中国举办了iron mic比赛,让中国的rapper们有了比赛交流的地方,从而盘活了原本散居在中国各地的rapper们。


那一时期,说唱文化的推广者重在亲力亲为,用自己的实力和行动普及什么是hiphop,热爱这种文化的年轻人也开始“茁壮成长”,不断加入这个推广的潮流,从而真正在中国的土地中埋下了说唱的种子。


随着中国玩说唱的人多起来,需要了解更多rapper和歌曲作品的需求也越来越旺盛,两个ABC孔令奇和WES陈凭借兴趣搭建了“嘻哈公园”电台,嘻哈文化爱好者ComeLee也建立了“嘻哈融合体”品牌,他们为本土rapper们推荐海外最新的hiphop作品,分享介绍优质的本土音乐人。


3.jpg


这些类媒体人也被自然认定为说唱文化的推广者,但其实他们并没有多知名的说唱作品,被记住名字的原因更多在于他们扩大了说唱文化传播的范围,让更多人种下了梦想的种子。


经过近20年的时间,说唱文化的推广者们在做的事情,一直都停留于吸引有缘人认识hiphop,而非让更大众群体听到hiphop的声音,这是时代导致的,毕竟那时掌握主流音乐话语权的还是各大唱片公司。也因此,在那一时期进入圈子的人形成了隐形的惺惺相惜,不管彼此再怎么看不对眼,都会送上一句respect。


而到了今天,吴亦凡与爱奇艺一起做的,并非是埋下种子,而是把已经发芽、开花的成果端到大众面前。因此他们不需要十足的说唱天赋,但要有打穿地下与地上那层土的能力与魄力,可这样的能力却因为与说唱文化距离较远,导致一些OG们无法理性看待他们,给予他们足够的尊重,这才有了一些人无脑黑的事情不断发生。


要知道,在《中国有嘻哈》之前优酷土豆也曾与嘻哈融合体举办《Listen Up》说唱比赛综艺,但鉴于大众中没几个人知道这个综艺,可以证明并非是有钱、有情怀就能让小众文化出土,是吴亦凡的流量+爱奇艺对大众娱乐需求的理解,才争取来了今天中国少男少女对说唱的热爱。


所以说,至少说唱文化在中国主流圈中的发展,吴亦凡和爱奇艺的出现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吴亦凡在《Skr》中想要的那份尊重,在读娱君看来是需要给到的。


2


前文也说了,引发此次diss战的根本原因还是话语权的争夺,在说唱文化有了主流大众的参与后,其发展的走向自然会受到更多因素的影响,今年说唱综艺被命名为《中国新说唱》,节目中不断强调中国元素就是例证之一。然而这样的影响,是一部分人不希望看到的。


4.jpg


小众文化进入大众后被一定程度扭曲的现象并不少见,当初从日本流入的“宅文化”本意也并非只指呆在家里的群体,而是指对某一领域有极大热爱的人,但因为“宅”这个字在中文里有一定含义,导致随着在大众群体中的不断传播,有了全新的、被中文环境接受的定义。


在“宅”这个词开始走出新道路的时候,硬核二次元受众也曾“抵制”过,他们或嘲讽圈外人不懂,或是每次耐心讲解词的出处与含义,但在传播的大潮中这些声音终究还是消失了,二次元重回二次元,泛二次元受众应运而生,这也是当下泛二次元能称为产业的原因,因为有了更大群体的加入,才有了商业化的可能,才有资本加入的动力。


而说到此次diss战中被带火的“Skr”也同理,虽然在海外发源地其并不用作形容词,但因为在《中国新说唱》中被赋予新含义并传播,再加上网友或认可或调侃的引用,这个海外流入的词汇也就有了中文语境下的全新用法,而这也是传统说唱文化在进入主流后第一个被“扭曲”的现象。


5.jpg


同样,老派hiphop爱好者自然也会“抵制”,而他们的行动基本上就是攻击最明显的靶子——吴亦凡,通过细数吴亦凡的问题来宣泄自己对文化发展话语权被争夺的无奈。因此在这场diss战中,在读娱君看来没有谁的不是,只是文化发展中自然会产生的阵痛。


经过近20年的铺垫,华语说唱确实到了可以前进一步的时间,不过什么才是中国自己的说唱,暂时没有人能给出明确的答案,每一个参与者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去探索,《中国新说唱》强调中国梦,higher brothers用英文hook勾住海外听众,市场正在逐渐形成自己的判断。


一种文化的发展只能是顺其自然的,流量明星、资本确实在这之中有更多把控的可能性,但最终的结果并非完全掌握在他们之手,有些人担心吴亦凡等头部艺人歪曲了中国人对说唱的理解,这其实大可不必,一档综艺、一个明星也不过是起到了这个阶段推广者的作用,而下一个阶段华语说唱会结出怎样的果,还是在于每个参与者的努力。


有能力的人,可以把握好自我价值与商业追求的平衡,没有足够能力的人才会趴在网上抱怨。有的rapper抱怨吴亦凡是在给说唱文化帮倒忙,但在读娱君看来,这些无比热爱hiphop文化的人,有时间发差劲的diss track,还不如好好琢磨到底怎样才能推动华语说唱的发展,让中国真正有自己的说唱。毕竟未来,还是看他们的。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站文尾图.jpeg


用户评论

我

游客

社交账号登录:

发表

扫描二维码,关注读娱公众号

相关阅读

×

×

请激活账号

为了能正常使用读娱的评论、编辑功能及以后陆续为用户提供的其他产品,请激活账号。

您的注册邮箱: 修改

重新发送激活邮件 进入我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激活邮件,请注意检查垃圾箱。